我要投稿   新聞熱線:021-60850333

居平:老弄堂不相信眼淚

時間:2022/4/15 17:15:16

來源:東方網教育頻道    作者:作者 居平    選稿: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秦嘉瑩

即使四面楚歌,也要對酒當歌

4月9日,半陰半晴云暮天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?自3月29日封閉到現在,半個多月了,早期囤的食物,都吃完了。小區內各種團購群、團購隊陸續出來,“團長”們應運而生!

雖然封閉在家,卻擋不住從這一家門口到那一家門口的隔空喊話。

“吳阿姨,儂買了幾袋米?買不到找團長呀!”

“米還有呀,菜老早沒了,剛剛團購買了黃瓜蕃茄,蛤蜊沒呀,只好蕃茄炒蛋了。”

“阿拉屋里弟弟挑食,只喜歡吃甜咪咪蕃茄,啥地方有嘎許多番茄呀。盒馬生鮮搶了兩天,也沒搶到,愁煞人!”李姐平時講話一直輕輕的,今天嗓子也提高八度了。

“阿姐儂不要急,我先給你兩個蕃茄吧,放在弄堂里的花盆邊上,你一會兒自己拿,我們不接觸。”自己還沒拿到菜的后弄熱心小張,老遠聽到李姐的話,馬上說了這句暖心的話。

WDCM上傳圖片

承興里本是聞名的體育弄,九子游戲,個個會玩。弄堂孩子們比較多,放學后經常在一起踢球、跳繩、打羽毛球,弄堂國際運動會更是人人參與,今年因疫情延緩。弄堂里一起打鬧玩耍比力氣的孩子,都是自己的孩子。

“我5:00就在叮咚買菜,搶了一小時也沒搶到!”

“大家安全團購啊,注意2米距離,不要再次感染。”在弄堂里巡邏的大白警鐘一樣的聲音傳來,驚醒了為菜焦慮的人們。

“以前是小偷半夜雞叫偷菜,現在是半夜團購搶菜。”三層閣上飄下以快嘴快舌著稱的王阿姨的“金句”,與此同時,隔壁高爺叔自嘲與調侃的聲音也傳來:“阿拉都是出錢團購、半夜買菜的小偷。”

住在二樓個子高高的黃阿哥,剛剛結婚,妻子己有身孕,他耳朵上插著耳機,帶著N95口罩哼哼唧唧唱歌:“以前為愛奔忙,現在為菜受傷!”

隔壁鄰居傅阿妹隔空大咳兩聲,嘲了他一問:“因為愛情!不會輕易悲傷!”

黃阿哥的自嘲立即隔空傳來:“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!”

“大家聲音輕點啊,想唱歌明天再唱呀,已經凌晨1:00了,不要影響其他人困覺呀!”大白其實也是我們本小區的志愿者,可能他即將中考的女兒正在睡覺,第二天肯定要上網課?他擔心“七嘴八舌”嘰嘰喳喳的團購居民吵醒女兒,用疲憊沙啞的上海話輕聲細語的提醒大家,黑夜里看不清他的臉,只見微弱的路燈照著他的眼鏡,在反光,那是一束微弱的星光,正穿透黎明前的黑暗。

WDCM上傳圖片

這一日的晚餐,我抄了蕃茄抄蛋,沖了榨菜蛋湯,就著一小蝶花生米,拿出之前囤的啤酒,和先生小酌,兒子喝維C泡騰片水,一家人整整齊齊地干杯,不由感嘆“人生艱難,不如看淡!”“即使四面楚歌,也要對酒當歌。”兒子打開全民K歌,我們都喜歡音樂,唱歌可以防疫防抑,引吭高歌,可以快樂,忘卻煩憂,讓人充滿力量,我們大聲唱《這世界這么多人》《夢江南》、《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》,盡管五音不全,音色不美,但愉悅就好!

忽然,聽到離我們4.5米對面1號的老鄰居施老師夫婦也在唱歌,老夫妻倆還是合唱團的團員,他們經常喝點養生的黃酒,盡管只住在14平方米的后廂房,但性格開朗,樂觀向上。兒子說,原來老弄堂人們都在開家庭演唱會!

弄堂人民,對酒當歌。

老弄堂不相信眼淚

4月11日,一個陽光普照的好天。

大概九點不到,我開門消毒通風,正準備把濕衣服晾出去曬。忽聽弄堂大門口有人在大聲哭泣,趕緊帶上口罩,打開腰門,探出頭去觀望,只見一個穿絳紅色衣服的五十多歲的阿姨,坐在弄堂門口的保安室對面,外地口音,正號啕大哭,:“我陽了!怎么辦呀,昨晚就說運我走了,到現在還沒有走呀。我快要死了?怎么辦呀!”保安隊長呂師傅安慰她說:“你不要急,車子還沒到,車子比較緊張,你再等一會,會運你去醫院的!”阿姨根本聽不進,繼續驚天動地干嚎著。

WDCM上傳圖片

她的旁邊,另外一個阿姨(可能是她的老鄉)同住密接者挑唆道:“你在這里哭有什么用呀,哭死沒人管,你去居委會門口哭呀,敲他們門呀。找居委會任領導呀。”本來坐在小拖車上等車的阿姨,一聽此話,馬上彈跳起來,一路哭著奔向居委會,那樣子根本不像發燒的陽性病人。

她一路干嚎,奔到居委會門口,一看門關著,居委會所有工作人員人去小區另外一條弄堂測抗原去了。緊接著,那個阿姨徹底失控,她不知從哪撿起一根粗棍子,也不是哪來的那么大力氣?對著居委會門窗就砸,眼淚鼻涕一齊來了,還對著居委會的門一邊吐口水唾沫,一邊叫罵。跟在后面同住密接者阿姨竟然哄搶托老所的雞蛋?一陣敲打后,居委會的門窗玻璃碎了,一片一片飛落在地,人們驚呆了,心也碎了。

我家斜對面的小許是藥房的藥劑師,長得清瘦苗條,80后的她正在居委會門口和215弄的73歲吳阿姨(以前是廠醫)一起統計要配藥的居民。

WDCM上傳圖片

看到這架勢,簡直嚇壞了,急得直哭,她打了好多110打不通,打我電話,我剛想奔出門,但看到門口“禁足令”,急得團團轉,急中生智,想起手機里有社區民警的電話微信,馬上打電話發微信報警,10分鐘左右,社區民警李警官趕到。

李警官人稱“柱子”,個頭雖然不高,但往哪一站,筆直挺立,無言自威!他和幾個民警一起迅速呵斥勸退看客,拉開警戒線,制服了鬧事的阿姨。

WDCM上傳圖片

其實,也就是大概三刻鐘,居委會預先訂好的救護轉運車也開到了!一失控成千古恨?那個阿姨知道嗎?忙碌的居委,失控的阿姨、挑唆的老鄉、旁觀的看客?此時此刻,又有啥感想呢?

百年石庫門,百年老弄堂,非常時期,遭此重創,實在是心痛不已,作為本弄堂的居民們,朝夕相處,難道我們不應該反思嗎?大疫面前,誰又是無心看客?誰又能置身局外?挑撥離間、信謠傳謠,對誰都不是好事。大家只有齊心協力,互相理解,相互配合,才能化險為夷,渡過難關!老弄堂、老小區本來就是人口高度密集的高風險地區,這樣沖動、焦躁、胡鬧不是會帶來更大的危險嗎?

晚上,驚魂未定、欲哭無淚的我,給忙了一天的居委會主任小魏打微信電話,她也是住在本小區的居民,88年出生的她才三十幾歲,已經忙得瘦了一大圈,疫期期間,她一天要接上百個電話,累得話都講不出來了,負責的盧書記前不久也病倒了,她一個年輕的女孩,承擔這么大的重任,真心不易。她對我講,這個阿姨是群租客中的一個,幾次三番整治這些群租客,還是被他們偷偷地進了小區,這是她工作的失誤,這件事影響太差了,她很傷心,幾度哽咽,她說會盡心盡力處理好這件事。

WDCM上傳圖片

4月12日,上海疫情防控分為管控區、封控區、防控區,鬧市區小小老弄堂有1900戶,6000戶籍人口,還有各種各樣的外來流動人口,老小區,最難管,老弄堂,防疫難,此“陽”非彼“羊”,總得見太陽!

但是,卑微中挺立的老弄堂人,團結就是力量,辦法總比困難多。

在居委會魏主任支持下,我們招募熱心志愿者建立了“承興心理援助團”,幫助居民排憂解難,疏導焦躁情緒。我這個“無用書生”也當上了有用“團長”。

上海人不相信眼淚,老弄堂不相信眼淚。

免费AV亚洲国产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