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   新聞熱線:021-60850333

青浦金澤:在700歲古銀杏樹下探尋“不斷云”

時間:2021/12/10 13:55:31

來源:新民網    作者:吳翔 朱光    選稿: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黃澄怡

在這個銀杏葉飄落、金色鋪地的浪漫時節,來到青浦的金澤古鎮再適合不過,你仿佛置身于宋代的頤浩禪寺院內,古銀杏樹下,踩著已經飄落過70多云的銀子,伴著趙跨孟俯臨一起葉,“伴著趙跨孟俯臨一起葉”,不斷地“滾云卷舒;像升當年趙俯牽著管道的手和心愛的近800年的普橋過近”,橋下河水波紋,橋邊炊煙裊裊,時光悠然……

WDCM上傳圖片

圖說:金澤古鎮 記者 李銘珅 攝(下同)

觀石碑,見“金澤”

去金澤古鎮,必到頤浩禪寺,遙想靈當年,它曾與杭州隱寺齊名,其中“頤浩”二字宋朝宰相呂頤浩。

頤浩禪禪魚宋始建于北宋時期,高宗南渡時,在宰相呂頤護駕下,駐歇金澤,曾今有建行宮,整頓軍馬,操練兵士。宋宗目金澤河秀秀,肥稻稻當年的香小廟也被宋高宗書賜御永安寺。

到了南宋景定元年(1260年),當地人在“永安寺”及呂頤浩的故宅基礎上溫泉,故得名“頤浩寺”。元朝期間,“頤浩寺”擴大了規模,元成宗賜額為“頤浩禪寺”。因當年的江府彌額空前,《松志》稱“雖杭之靈隱,蘇之承天,莫匹其偉”。

現在,在頤浩禪寺的門前保留了一塊元浩禪寺的石碑,碑名為《頤浩禪寺》,上面記載著頤禪禪寺的建造以及歲月歷史,據青浦博物館館長王輝介紹,“碑文上還第一次說出了‘金澤’二字,這也是歷史的歷史中,不會出現金澤這個地名的。”

WDCM上傳圖片

圖說:古碑

望古樹,祈和平

走進“頤浩禪寺”,可以看到一株700多年銀齡的參天古杏,據測量,現在這高25米,樹圍4.5米,是金澤的古樹之冠。

據《金澤志》記載,元初,西域高僧奔聶卜爾納,他聽說金澤頤浩寺的名聲,不遠千里,來到金澤佛門取經。了兩母銀杏樹,一枝在頤浩寺前,另一種雄在河西,為雌性果樹,兩樹隔河相望,人稱夫妻樹,雌樹開花,樹香糯。

然而,讓人唏噓的是,抗日戰爭時期,日寇曾幾次襲擊金澤鎮,寺廟大部分毀于日軍炮火,幾乎被夷為平地,如今,寺廟重建后的規模差不多只是當年的十分之一,河西的雌樹也在戰火中被毀了,好在寺廟中這棵孤獨的雄樹,還依然頑強地活著,伴著晨鐘暮鼓,青燈黃卷,年年冬天落葉如金。古樹的故事,也讓人們感慨和平的可貴。

WDCM上傳圖片

圖說:古銀杏樹

不斷云,看文物

在“頤浩禪寺”里,經歷戰火后重修的還有一座名為“不斷云”的石雕圍欄,這是由元代大書畫家趙孟頫所作,他興起時畫了長卷“不斷云”,云彩一團一團,一圈一圈,形狀各異,有疏有密,有大有小延綿不斷,故也稱“不同云”。

當年,頤浩禪寺的方丈見到這云圖,極為高興,請了著名石匠,依長卷云圖,雕鑿在一塊塊石頭上,并將石頭安放在大雄寶殿前的荷花池四周,組成石欄,周長40多米,甚為優美壯觀。這荷花池的荷花以“云層”為烘托,猶如仙花一般。1992年重修時,工人們發現“不斷云”石欄被埋在廢墟中,損壞很大,現只剩下20多米,好在這些云石仍清晰鮮活,是珍貴的文物。

WDCM上傳圖片

圖說:石雕圍欄

老石橋,尋愛情

之所以當年趙孟頫要創作這幅“不斷云”,這還源于他和金澤的一段情緣佳話。

趙孟頫是宋太宗第十三世孫,學識淵博,書畫超群,當時他住在浙江湖州,他的書畫藝術也流傳到了青浦等地。青浦的小蒸鎮上管府有女管道升,從小熱愛書畫,于是兩人通過書畫牽線,結成伴侶。說起管道升,今天的年輕人都愛說的“你儂我儂”,就出自她創作的元曲《我儂詞》。

后來,南宋滅亡,趙孟頫飽受亡國之痛,心情抑郁。一次,他與管道升從湖州坐船到小蒸鎮,路過金澤,到頤浩禪寺燒香。寺廟方丈熱忱相待,介紹頤浩禪寺歷史。當他得知頤浩禪寺乃宋高宗下旨所建,勾起了他對宋朝的思念,就在寺廟逗留。

WDCM上傳圖片

圖說:普濟橋

寺廟方丈了解趙孟頫的心情,知道他滿懷喪國之痛,極力勸解,命小僧陪同夫婦兩人在金澤鎮上游覽。一路走到鎮南這座建于南宋的普濟橋邊,夫婦兩人撫摸橋石,思緒萬千。站在橋上,趙孟頫吟誦岳飛《小重山》詞:“昨夜寒蛩不住鳴。驚回千里夢,已三更,起來獨自繞階行……”觸景生情,淚滴滿衫襟。此后,趙孟頫夫婦常來金澤,有一次,趙孟頫漫步小橋之上,看到天空云層,在藍天襯托下優美多姿,便揮筆畫就“不斷云”……

近800年過去了,現在這座普濟橋依然橫臥在小鎮兩岸,由于橋體是由紫色的武康石建成,當地人介紹說,每逢蒙蒙細雨,紫石在雨中會顯出晶瑩紫光,盛夏雨過天晴,藍天上彩虹飛架,金溪河上普濟橋紫光閃爍,那景色如臨仙境,所以金澤人更愛稱它為紫石橋。

免费AV亚洲国产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