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   新聞熱線:021-60850333

西施北上第一村

時間:2021/6/8 10:38:25

來源:上觀新聞    作者:作者:錢漢東    選稿: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秦嘉瑩

去諸暨看看吧。

圖像

西施故里浙江諸暨有個歷史文化名村——錢池。日前,村頭立起了“西施北上第一村”的巨石,引得路人紛紛駐足欣賞。

錢池是我的故鄉,少時常隨家父來此省親,成為兒時的樂土,也是我一直魂牽夢縈的地方。

錢池為典型的江南水鄉,河塘遍布,茂林修竹,荷花飄香,漁舟出沒,鵝鴨歡叫。當年,越國重臣范蠡大夫攜西施、鄭旦兩位諸暨美女到紹興王宮學習歌舞禮儀,爾后出使吳國。良辰吉時,龍舟從諸暨寬闊清澈的浣江中緩緩北上,駛離諸暨城30里的錢池村時,熱情俠義的鄉親們聞訊趕來,向西施告別。據錢氏宗祠碑文云:西施北行至此,蓋為眾觀所圍,行也不得。時乃有漁翁獻策,欲睹絕色,先投一錢,魚貫進退可也。范公稱許之。須臾,錢積艙滿。范公乃命擲錢村頭池塘,瞬間盈溢。范公贊嘆曰:壯哉錢池,民不惜錢,必不畏死,民情可知,民心可用矣!千年而下,越民俠義之氣,始于斯源;越國復興之路,由此萌現。

錢盈池滿,“錢池”由此得名,“西施北上第一村”由此叫開。

說實話,有關錢池得名之說,少時不知聽長輩說過多少遍,起初,我心存疑惑,甚至認為這是好事者的杜撰。直到1987年回諸暨采訪,縣史志辦的邊迪夫先生陪同我去錢池村探望大伯,才知道這則世代相傳的故事,在縣志上早有記載,遂寫下《五律·詠西施》贊嘆:“越女夸天下,西施有艷聲。人徒工媚笑,爾獨敢含顰。報國千年重,謀身一念輕。浣紗非禍水,舊案待重評。”現拙作已刻碑,立于諸暨市西施殿的碑廊里。我還為村里題寫了“西施亭”“清風亭”及贊頌西施的楹聯:“響屧廊不存,香魂合歸梓里;浣紗石依舊,倩影自在周遭”等,錢池村成為諸暨西施文化的重要地標。

“耕讀傳家”是諸暨人世代相傳的文化基因,浸潤于諸暨人的骨髓。此耕讀之風氣,可能起源于元代布衣王冕,他寫下“不要人夸顏色好,只留清氣滿乾坤”的詩句。少時省親,家鄉那些高高聳立的進士牌坊給我留下深刻印象。11歲那年,我注意到“錢氏宗祠”的匾碑上那些字寫得非常工整漂亮,于是萌生了把字寫好的意愿。爾后在漫長的歲月里,特別是在艱難的淮北插隊期間,我都沒有放棄臨帖習字。

在錢池村的西邊有個“賢棲湖”。初夏時節,風光奇秀,百余畝寬闊的湖面上,映日荷花別樣紅。湖里盛產魚蝦、蓮蓬和藕粉,舊時杭州的西湖藕粉大都產于此地。今天當地人依舊在生產土制藕粉,深受市場歡迎。古時錢氏先賢已有美化環境的意識,在塘邊種有許多高大的柳樹、桕樹等。早春二月,新芽吐綠,微風吹拂,湖水蕩漾,柳枝飄揚,美不勝收。后來因抗洪需要,把粗大的樹砍掉用來加固江堤,今天不少錢池村的長者回憶起來,仍感到可惜。

錢池南邊有座雁宿湖,少時我常去那里玩耍。在我的印象中,雁宿湖群山環抱,湖水清澈,輕舟蕩漾,魚蝦群游,蓮荷飄香,一派江南水鄉風貌。曾幾何時,人為開發,侵湖造房,湖面漸;垃圾漂浮,污水橫流,湖水混濁不堪,夏日臭氣熏天,令人感嘆不已。前不久經過精心治理,恢復昔日舊觀,隨著噴泉音樂響起,華燈閃爍,這給雁宿湖平添了幾分神韻,典雅石橋邊還建起千古孝文化長廊,成為諸暨打卡新地標。

每次來故鄉錢池,呼吸帶著沁人的清新空氣,耳聞硬邦邦的鄉音,心里總有說不出的舒暢。

免费AV亚洲国产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