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   新聞熱線:021-60850333

江南文化的人文氣質

時間:2021/4/15 17:11:34

來源:漢風東韻堂    作者:作者:錢漢東    選稿: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秦嘉瑩

中華民族是偉大的民族,中華文明源遠流長,輝煌燦爛,多元文化孕育并影響著這個民族成長和發展。早在8000年前的甘肅產生了大地灣彩陶文化,河南7000多年前仰韶人創造的仰韶彩陶文化,甘肅產生了5500年前馬家窯文化、4000多年前齊家文化,山東產生6000多年前的大汶口文化、4500年前龍山文化。南方文明一點也不比北方差。人類最早的陶器,產生在江西的萬年仙人洞,經過美國考古學家測定為2.1萬年前,浙江浦江產生上山文化1萬年前,蕭山跨湖橋文化8000年前,嘉興馬嘉浜文化7000年前,諸暨樓家橋文化6500年前,寧波河姆渡文化和上海崧澤文化6000年前及離杭州不遠的良渚文化5000年前等。中華文明猶如無數涓涓細流匯成黃河、長江,中華文明是多源的。

江南文化的細膩與北方文化的粗獷,這種文化差異早在5000年前就形成了。如馬家陶文化彩陶上的蛙紋,簡明數筆,渾厚雄壯,一目了然;而良渚文化玉琮上紋飾精細之美,讓人嘆為觀止。這是經過千百年歲月洗禮,逐步形成自己獨特文化。這與地域氣候、自然環境、山水風貌有著密切的。江南文化以其特有的生命張力,沉淀于江南民眾的血液之中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人文氣質的深化,逐步構建成上海的主流文化:江南文化、海派文化、紅色文化。

一、江南文化的五個時期

江南文化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核心文化,它與中原文化、草原文化、江淮文化、嶺南文化等相提并論。“小橋、流水、人家”是江南文化的基本特征。江南文化的發展主要可分為五個時期:

第一時期春秋時期,江南文化可上溯到春秋末期吳越爭霸,在今諸暨有古越國遺址,紹興、蘇州等地都留存越國的文化遺跡。吳越爭霸,勾踐兵敗,臥薪嘗膽,東山再起,諸暨美女西施忍辱負重,報效家國,出使吳越,為越國東山再起做出卓越貢獻。江南文化擁有高遠不凡的志向和百折不撓的精神。諸暨西施殿刻有我題寫的《五律·詠西施》詩碑云:“越艷夸天下,西施有艷聲。人徒工媚笑,爾獨敢含顰。報國千年重,謀身一念輕。浣紗非禍水,舊案待重評。”贊頌這位江南絕色美人以身許國的家國情懷。

圖像

江南水鄉諸暨雁宿湖夜景

第二時期東晉時代,永嘉之亂,北方戰禍,王謝家族避難并在南京建都,來到江南,他們帶來了古老的中原文化,同時自身也融入了美麗的江南水鄉之中。江南的秀山麗水,豐富物產,博學的才子,多情的美女,使王謝家族的子弟們從中獲得創造靈感,產生了如王羲之的杰作《蘭亭序》和王獻之遒美的書風,一改中原拙樸粗獷的書風,王羲之成為中華書法藝術史上的杰出人物,稱之為“書圣”。

第三時期唐五代和南宋時代,這是江南文化發展的巔峰時期,特別是吳越國的錢武肅王造就了“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”,對江南文化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。杭州得到了空前的發展,今天我們在杭州看到的保俶塔、六和塔、雷峰塔、靈隱寺,上海的龍華塔、方塔,蘇州的虎丘塔等都是這一時期建造。據史料記載,隋末唐初杭州戶籍僅15380戶,至五代吳越盛時人口激增至10萬余家,50余萬人,增速之快,為中原和其他九國所難以企及。

圖像

以青磚黛瓦為特色的朱家角古鎮

第四時期明清時代,江南經濟空前繁榮,漕運發達,海路開拓,都市形成。以蘇杭為中心的區域出現一大批文人墨客、才子佳人,極大豐富了江南的文化內涵,江南文化以其蓬勃的生機向中華大地輻射。

第五時期鴉片戰爭后,首任英國領事巴富爾抵上海,1843年11月17日,在上海正式宣布開埠。從此,上海進入歷史發展的轉折點,從一個不起眼的海邊縣城,開始朝著遠東第一大都會前進。但最重要是咸豐時期,我國爆發太平天國(1851年—1864年)造反,到了江南后燒孔廟,毀寺院,殺鄉紳。鄉紳被迫變賣田地資產,逃到上海租界來避難,同時也給上海帶來古老江南文化和巨額資金,為上海跳躍式發展奠定了精神和物質基礎。上海是在江南文化孕育下發展起來的。

圖像

千年古塔上海龍華寺

浙江在吳越國王錢镠建都前,當時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在紹興,他在杭州建都后,把江南建成為“人間天堂”,其孫錢弘俶遵循祖訓,納土歸宋,實現中華一統,百姓和士兵避免了戰禍,江南文化得以完整地保留,為宋王朝南遷臨安建都,江南文化進一步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二、江南文化的地域范圍

江南是水鄉澤國,詩情畫意,以才子佳人、魚米之鄉、繁榮發達著稱。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長,雜花生樹,群鶯亂飛。”這是南梁丘遲在《與陳伯之書》中的詩句,看似閑情的一筆。據說叛將陳伯之,面對字里行間的故國風光,驟然思鄉,很快率眾歸梁。南北朝陸凱“江南無所有,遙寄一枝春”詩句名揚天下。“日出江花紅勝火,春來江水綠如藍。”白居易的詞句至今膾炙人口,《憶江南》這一詞牌也千古流傳。

江南文化,內容豐富,博大精深,F今,天氣預報中所指的江南大致為長江以南的廣義江南地帶。早在春秋吳越爭霸時,江南還稱之為“蠻夷之地”,文明大大落后于中原大地。隨著時間推移,唐宋后中國的經濟文化重心也從“開封——長安”東西向軸線徹底移向江南地區,最終落在“杭州——蘇州”南北向軸線上。

圖像

嘉定南翔云翔寺前東流的走馬塘河沿途景觀

“江南”一詞常與“中原”“江北”“邊疆”“嶺南”等區域概念相并立。核心區是所謂“水鄉江南”,和山地江南、濱海江南相區別。“江南”一詞最早出現在先秦時期。春秋時期是以吳國、越國等諸侯國所在的長江中下游,即今上海、浙江北部、江蘇南部、安徽東南部、江西東北部等長江中下游以南部分地區(摘自央視紀錄片《何處是江南》)。據《吳越春秋》云:“周元王使人賜勾踐,已受命號去,還江南,以淮上地與楚,歸吳所侵宋地,與魯泗東方百里。”可知史書中出現的“江南”一詞,在東周春秋時期,最早指的便是今浙江、江蘇和安徽等省一帶,也就是東周時的吳國、越國等諸侯國區域。

西晉永嘉之亂后,中原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南遷,中原民眾為躲避戰禍,相繼渡淮河、長江,紛紛南遷,以建康(今南京)為都,稱東晉。王、謝弟子他們受到封建禮教的影響,青山綠水的江南文化激發他們的靈氣和才情,“二王”的書法藝術,王謝家族的“東山再起”,為江南文化注入新鮮血液。

圖像

位于上海市老城廂的東北部的江南古典園林—豫園

隋朝,這一時期的江南泛指的是湖南、湖北長江以南一帶。唐朝貞觀元年(627年),設立江南道,范圍包括長江中下游地區的江西、湖南、湖北長江以南部分。唐宋以來,東南一帶逐漸成為天下稅賦之地區、士大夫聚集之寶地,科舉考試仕人輩出的重地。

宋朝改道為路,江南路包括江西全境與皖南部分地區。南宋在臨安(今杭州)建立朝廷,中原的趙氏權貴和平民來到南方,紹興十一年(1141年),宋金和約達成,和約規定南宋不得接納金朝“逃亡之人”,南遷的浪潮初告消失。

圖像

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—豫園燈會

元朝開始的官修地理志中,“江南”一詞被用于行政區劃。明代江南的格局已初步定型,當時袁可立在蘇州為推官,史官在評價他的政績時引用明代文臣董其昌《節寰袁公行狀》曰:“神君訖威訖富之譽,袁可立為江南冠矣!”

清朝初期,江南省即如今江蘇、安徽的統稱,兩江總督指的便是江南省與江西省,但文化意義上的“江南”越來越明確地特指傳統的江浙地區。根據歷史傳統和文化形成的江南地區是蘇南、皖南、上海、浙江、江西東北部,是今“長三角”的核心區域。

三、江南錢氏的文脈傳承

晚唐五代十國被宋代史學家稱為“亂斯極矣”,當時藩鎮割據,戰亂相續,災荒頻仍,北方十室九空。“浙東大疫,死者大半”“江南大旱,饑人相食。”江南經濟文化發展到如此繁榮富庶,離不開五代十國時期吳越國的創立人武肅王錢镠(852-932年),浙江臨安人,他是“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”的奠基人,也是江南文化的創新發展傳承人,為初步形成具有鮮明特色的江南水鄉作出了卓越貢獻。

武肅王錢镠一生崇尚和平,保境安民,堅持國家統一,反對分裂,發展農桑,造福民眾。其孫忠懿王錢弘俶遵循祖訓,“納土歸宋”,避免戰爭,實現祖國和平統一,成為千古楷模,為后世贊頌。

圖像

吳越國王錢镠像

世人也許有所不知,正是錢王的仁慈和賢明,才使西湖化解了一次“千年之劫”,得以保全至今。據記載:當時中央政府準許錢镠造一座王府,風水先生認定填了西湖造王府,是最佳選址,這里風水好,有王氣,錢家可享有千年江山。但錢镠堅決不同意,說:“百姓靠湖水為生,無水即無民,我還要王氣干什么?”他不但沒

填西湖,還設置了7000名“撩淺軍”,專門從事西湖等地的疏浚工作,以保持西湖水域的清澈,后人有“留得西湖翠浪翻”的詩句贊揚他。蘇東坡對錢王加以贊頌,寫了著名的《表忠觀記》。

錢王對蘇南重鎮蘇州十分重視,派出他的第六子錢元璙(公元886-942)駐守。錢元璙父子統治蘇州60年,頗有政聲,特別是蘇州園林建設,澤被后世。史書還記載他“儉約鎮靜,郡政循理”,使蘇州人民安居樂業。

(《吳郡圖經續記》)說元璙“好治林圃,釃流以為沼,積土以為山,島嶼峰巒,出于巧思,求致異木,比及積歲,皆為合抱,亭宇臺榭,值景而造,所謂三閣、名品甚多,二臺、龜首、旋螺之類。”蘇州的標志性建筑——虎丘塔也是錢王時修建的。

圖像

吳越國時建造的蘇州虎丘塔

吳越國王發展經濟,征用民工,修建錢塘江海塘有功,被朝廷勅封海神王,今海寧建有海神廟。上海地域為吳越國轄區,那時松江屬秀州府(嘉興),F今閘北的走馬塘,古名錢溪,就是當時吳越撩淺軍自蘇州到松江開鑿的大片水利工程之一。自吳淞江經封浜,穿越南翔、小南翔、墩前、大場、江灣,北抵薀藻浜,長達40余公里,便利舟楫,這些都有利于地區的農業經濟,并由此鑄就古代上海地區的金羅店、銀南翔、銅江灣、鐵大場四大名鎮,使百姓過上了平安幸福的生活。

今日杭州城的整體格局,便是在吳越國時期奠定的。西湖邊的保俶塔、凈慈寺、雷峰塔、六和塔等等,都是在吳越國時期興建,到今天,已經成為西湖不可或缺景觀。

吳越錢氏文化對后世錢氏后裔產生了積極影響,造就良好的家風文化。江南錢氏為世人公認的望族,“趙錢孫李”,宋人編寫《百家姓》時,將錢姓列為第二大家,為民眾接受并廣為流傳,絕非偶然,這也是對錢氏家族文化的高度認可。錢氏文化底蘊深厚,其重視教育,家訓有道,家風清雅,歷代人才輩出,數量之多,實為罕見。

錢氏近代出現了“人才井噴”,以“三錢”為代表。錢氏家訓家風起了很大的作用,一些家庭甚至出現父子名流現象,如錢基博、錢鍾書父子,錢玄同、錢三強父子,錢穆、錢遜父子,錢學榘、錢永健父子等,他們一起書寫了中國現當代史上極為罕見的家族傳奇……他們都是錢氏后裔。

《錢氏家訓》是國內第一個非遺項目,由上海市人民政府頒發銅牌。上海能將《錢氏家訓》評為文化遺產,突顯了海派文化的包容性和創新性!跺X氏家訓》源于錢王的家訓和遺訓。錢王力主“務實,創新,開放,愛民”,不僅身體力行,率先垂范,對后代的要求也非常嚴格。912年,他60歲時立家訓八條,告誡子孫“莫縱驕奢,兄弟相同,上下和睦”,強調“子孫若不忠不孝,不仁不義,須是破家滅門,要鳴鼓而攻之。千叮萬囑,慎勿違訓。”

四、江南文化的人文價值

中國是一個幅員遼闊、民族眾多的古老國度,在長期的歷史發展形成了繽紛多彩、各具特色的區域文化。黑格爾曾說古希臘是“整個歐洲人的精神家園”,而美麗江南無疑可以是中華民族靈魂的故鄉。漢民族文化圈,大體可以以長江為界分為江南和江北兩大文化區域。“杏花春雨江南,駿馬秋風冀北”的清辭麗句形象地概括了兩地基本的自然地理特征——南方草木蔥蘢、清奇瑰麗,北方則土厚水深、雄渾闊大,在這樣有著顯著差異的自然環境中,孕育成長的人文風氣亦因此而各具特色。有人說:江南文化是一種意境文化,一種詩情文化,一種畫意文化,一種韻味文化,一種秀美文化。這是符合現實情況的。

(一)江南文化基本特質

江南是一個山清水秀,氣候溫暖,水域眾多,人杰地靈。人性普遍較靈秀穎慧,利于藝術的地方。江南始終代表著美麗富饒的水鄉景象;自然條件優越,物產資源豐富,商品生產發達,工業門類齊全,是中國綜合經濟水平最高的發達地區,上海僅僅是“長三角”區域的代表。解放后,上海一直是共和國的長子,納稅大戶,集中表現了家國情懷。

江南山川秀美,風光清漪。杭州西湖山水,蘇州的園林藝術,成為江南的重要地標。重視水利工程,澇則閉閘,避免泛濫成災,又筑堰圍湖,開墾出土壤肥沃、產量很高的“湖田”。在長期的與江河海洋融合過程中,江南居民又養成剛毅的品性,面向大海、湖泊、江河,形成心胸曠達、豪邁勇武的氣質。

江南文化具有突出的崇文特征,這種傳統是長期形成的文化基因,文化自覺,講究信用,重視教育,知書達理,尊重讀書人,是社會普遍的價值觀。江南人特別是上海人不走極端,廣東人,寧波人,江北人,皖南人等,全國乃至世界各種人種在此都有機會創業發展。這是英雄不問來路,富貴不計出生的地方,看重有真本事。

江南文化具有較為濃厚的宗教性內涵,從漢至唐代,江南因地理的相對偏遠,受儒家影響要比中原晚而輕一些,在文化個性上也就比中原更自由、活躍。楚人多巫術,鬼神之道根深蒂固。特別在唐五代時,經武肅王等大力倡導,佛教、道教在此的流播非常迅速,進而與古老的喜好神巫的傳統結合,產生了鮮明的宗教特質。民心平和、向善、積德,成為共同的價值觀。

(二)江南文化成就上海

江南二字,經過了歷代文人墨客的苦心經營、情感浸潤,所謂“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”,更多地成了一種人文概念,一種追求和理想的情結。上海地處蘇杭之間,是江南文化的核心區域,上海的現代化雖然說是鴉片戰爭后快速發展起來的,在江南文化影響下蘊育和成長起來的。上海郊區本身就是江南水鄉的有機組成部分,離開遼闊的富饒江南腹地,離開悠久的歷史文化傳統,上海也就失去了文化根基。

上海大都市的歷史文脈源于江南文化,與江南水鄉是吻合的,它本身就能夠釋放出巨大的文化價值和文化影響力。上海在都市化的進程中,很幸運地保留了不少古鎮,如朱家角、楓徑、七寶等,讓城市的居民留住了文化記憶,為上海增添了生活的空間。江南水鄉古鎮是江南文化最直接的承載空間,記錄著比別的區域更具有完整性、多樣性的文化和空間特質,其“天人合一”的中國傳統規劃思想與經濟規律的完美結合,塑造了中國人理想的“文明、富裕、詩意、和諧”的居住環境,在中國文化發展史和經濟發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和價值。

上海因港而興市,上海是碼頭,是水陸貨運的交匯處。水是人類文明的源泉,江南水鄉城鎮以水為主題,與水相依、相地合宜、得景隨形、架橋通路,將人與環境同處于一個和諧的統一體中。因水成鎮、依水成街、枕水而居,與“水”共生共榮,產生了獨特的水鄉聚落環境,滋潤著人們的生活。江南水鄉古鎮沒有現代改天換地、人定勝天的驕躁,處處體現著人與人、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思想,取材自然、因地制宜、集約有序、有機循環,這正是我們需要重新認知的低碳、生態、可持續的人居發展模式。

(三)留住鄉愁任重道遠

江南文化是厚重的文化基因,記錄著一個民族賴以生存的思想、文化和歷史。人們如果失卻了對本民族文化基因的追尋探索,那與喪失了文化傳承的“無根”的民族又何異?倘若文化“無根”,則民族必有文化抑郁與惶惑,怎么能以健康包容的心態坦然昂首挺胸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呢?

江南文化作為一種“鄉愁”和心靈慰藉,人們要精心梳理并傳承上海文化中的江南元素,豐富城市文化內涵,為都市人留存一份“鄉愁”,這是上海城市文化發展的重要措施。鄉愁作為一種故土情結,一種人文情懷,不僅停留在農村,也是傳承城市文脈的一個載體和記錄,應該有獨特的樣式符號和活動標示,還要富有時代特點的創新做法。

江南文化崇尚精致、精細,也崇尚開放、融合,既一脈相承,又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和世代相傳的精神。越劇、滬劇、評彈、江南小調等傳統民間戲曲,絲綢文化、茶文化、園林藝術和各式各樣的非遺名錄,水鄉佳肴如楓徑蹄、狀元糕、姑嫂餅、西塘的扎肉、朱家角的粽子、河鮮果蔬、大閘蟹、“水八仙”等數不勝數!還有百姓生活中的諸多習俗,都是江南文化的代表和象征。

上海要面向未來,民族要重新崛起,我常想如果沒有深厚文化底蘊的支撐,一個國家的強大只是空中樓閣而已;沒有文化興盛的依托,一個民族的強盛更只是虛妄和空談。上海在新一輪城市建設發展中,人們推動文化傳承和創新的重要任務,最終都要落腳在“過上美好生活”,這也是在中國文化譜系中最具詩意和詩性的人文氣韻。

江南文化是擁有人文氣質的,是上海城市之根,海派文化是上海城市之源,紅色文化是上海城市之魂,這三種文化互相滲透,并行不悖,上海將永遠屹立于世界東方,上海人將是人格最完美的現代文明人。

免费AV亚洲国产在线